訪談 | 50歲以後,設計變得很順—華人設計師季裕棠


▲季裕棠(Tony Chi)

坐在自己最新设计作品上海柏悦酒店(Park Hyatt Shanghai),国际著名设计师季裕棠(Tony CHI)首次接受专访、谈论这处传递着以静带动理念的空间。他心中的“静”正是对于空间设计的解释,“对我来说,它就是上海的天坛”。

   仰慕这位设计师的人们或许没有料想到如此简单的回答,但这确是真实的季裕棠,他不使用任何惊世骇俗的遣词造句,只说“设计是生活的哲学”,他的人生和设计事业关系非常亲密,“自50岁以后,自己已经开窍了,设计变得很顺……遇到挑战,也很容易找到答案,并且,这个答案越变越简单,不会那么复杂”。

   季裕棠的风格正是如此,喜好平和、不喜欢起伏,即便在公司成名之后,他仍然决定不去成长,40位建筑师组成的公司更像工作室,包括David Singer、Johnny Marsh、Nelson Bicol及William Paley等重要拍档在灯光、建筑、艺术及室内设计等各方面发挥创意。与Hyatt集团超过22年的合作关系来说,那些最初合作的老朋友都已开始退休,但他依然非常努力做设计、不让公司去扩张,浪漫主义显然影响着与设计有关的一切,恐怕也是他与tony chi and associates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
   诗情画意地去设计“中国生活”

   近十年中,由Gold Key Design Awards、Hospitality Awards、Platinum Circle Awards、Lumens Awards及annual Best Restaurant Design Awards所颁出的设计大奖中,季裕棠的名字不知出现了多少回,无论是高级餐厅或酒店套房,所有获奖作品无不反映出他的设计哲学,“人生观和设计师是非常接近的关系,对于设计系和建筑系的学生”。

   如今,在季裕棠的设计世界里,他自由穿梭于东西方之间,这点首先打破了那些将他划为“纽约客”的说法,这种说法似乎隐隐在质疑他把握东方文化的设计能力。“我是东方人”,季裕棠说,家庭教育令他在纽约生活中明白了中西文化的差异,“家人关系和外国人很不一样,西方人听不懂四代同堂”。而他为上海柏悦酒店所呈现的是中国生活,从楼层布局、直至房间格局都属于“中国式私人住宅”设计理念,它们的内在是季裕棠从中国四合院获得——由这种经典的建筑形式所建立的家族关系、令他决心设计出能与人生出感情的房间,房间分隔设计中不难看出蕴含了“天井”等传统元素。

   由始至终,诗情画意地设计“中国生活”是季裕棠最享受的“旅程”。指着酒店大堂,季裕棠自问自答,“这里有中国味,你看得出来么?看不出来?但这里是我们的中国。”因为,“中国”在设计上绝非符号性的使用,他让很多东西都消失了,譬如音乐,“我让音乐做得让你‘看’到,同时,又是让音乐不存在,不知道音乐从哪里而来,不以设计音乐去掩盖其他噪音”。这个灵感不在他的“设计”中,而源自20多年前登黄山的经历,“黄山上的风从哪里来?不知道。我只听到风声、草声、树枝声,它们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音乐”。

“用水做一个回忆”也在中国生活范畴之内,他希望人们看到浴室形式背后的文化,“很多这样的设计形式被抄袭了,但抄袭者们没有看到文化,自唐朝开始,中国沐浴文化经丝路带至土耳其、中东和欧洲,当然还有日本”。但这种在仔细沐浴后、通过浸沐方式进行心灵反省的文化几乎被人们遗忘,季裕棠说到此处,声音低落起来,因他忽然想到中国文化中的诗歌,“人生是诗歌,设计是诗歌,这个诗歌慢慢被人忘记,只因社会的脚步太快”。

   餐厅、艺术和室内设计的天衣无缝

   在设定为“山居”的91楼至93楼空间中,“银河”成为空间中发散浪漫主义的大作品, “青苔以石头画出来、银河以竹子编出来”,季裕棠希望别人能了解这其中的诗情画意——通过建筑手段去做尺度大的东西,以及有动态的东西,并且在他中意的“最理想公共空间”餐厅,实现艺术与室内设计的天衣无缝。

   日本艺术家Yoshio Kitayama 的“银河”运用了竹子和日本纸,季裕棠解释,“任何东西都具有一个含义,这个竹子做成的银河,在于抽象地带入概念”,他从这件艺术品中重新看到某次航海旅行中所见到的银河。与“银河”装置呼应的地面设计中,令季裕棠产生特殊感情的青苔成为主体,用青色石头拼贴出宛如山石上青苔的自然形态,这种元素也来自他的黄山之旅。

   事实上,细腻的观察力、充沛的创作欲以及过往生活的积累在季裕棠的设计中无处不在。以2005年完成的拉斯维加斯豪华精品酒店Skylofts为例, Loft亦来自季裕棠1970年代的生活经历,当时这位年轻人还负担不起loft之外的房子,而1980年代,loft摇身变为派对最佳地,之后,更是身价大涨。季裕棠从loft复兴中获得灵感,设计出契合赌城活力的、摩登的家外之家Skylofts,充满创意的空间令人产生身处纽约、香港、东京或者伦敦的联想。

   即便设计作品获奖不断,每次设计之后,季裕棠说自己的状态却是,越做越不懂、越来越细。这种听似矛盾的说法解释了他如何找到新的突破,即使遇到挑战,也很容易找到答案。但每天醒来之后,他总会问自己,还喜不喜欢设计,若哪一天真的很厌了,他是第一个会走开的。因为,餐厅、艺术和室内设计,是关乎情感、空间、体验和生活的艺术,这些陪伴着季裕棠、全身心投入创作,每件作品总是他精神世界对于设计和生活的最新阐释。

资料来源于:中国酒店设计网

关于Esther

we come nearest to the great when we are great in humility.
此条目发表在訪談錄分类目录,贴了, 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