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 | 堅持就是永恆–訪設計師季裕棠


▲季裕棠(Tony Chi)

——在你作品中很大部分都用到了木料,这是否跟今天的主办方有关?
季裕棠:首先我要说一点,我和今天的主办方一点关系都没有,他们找我,可能是因为我用木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,我喜欢用实心木,因为它与人的皮肤一样,伤了会愈合。一般的人可能会希望东西做得富丽堂皇一点,我的要求是,如果我今天做的东西很美的话,20年后它会更美。对于金属来讲,我喜欢用银子。用木头我不是专家,软木大多数都是水果木,我会用在私人场所,这样不容易损坏。我做东西,喜欢简单,因为人已经够复杂了。装潢就像化妆一样,化多重,很重要,不是化得越重就越漂亮。

——那么,你的公司是如何去运营的?
季裕棠:我们84年成立,从来没打过电话去要项目,因为我们公司一直很小,我们一年做10个项目,这个不会太难,我们的工程通常2年前就排满,一个国家,我们通常会做一个工程,跟我们的喜好程度、情感有关。很多公司都希望成长,但是我们公司23年了,都是维持这个规模。保持公司很小是希望变成一个桥梁。我们不是靠量,而是靠质。我们做的一个酒店有400多个房间,我们是用组合的方式,除了电和水以外,只有一个接口,与东南亚施工方式不同,我们是从外向里做,东南亚是从里往外做。

——正如你所说,你的作品落户于很多国家,面对这些各异的地域文化,你是怎样去处理的?
季裕棠:主要是我个人要先开始,在工程开始前,我会花一段时间去了解当地文化、生活形态,这段时间会很长,这个要感谢内人,她很放心让我去世界各地。现在人讲究什么都要快,对我来讲,首先要慢下来,如果不行,可能我不适合。好比早期泡茶,时间会很长,先要烧水,再是泡第一遍、第二遍,现在泡茶很快,把茶叶放在杯里在微波炉里3分钟就可以喝了,但是这样热得快也凉得快。这也是为什么一直都没到中国大陆来发展的原因。

——那么如此仔细的去对待你的工作,那么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工作中的细节吗?譬如施工图的程度,工人的来源、案子的大致时间等。
季裕棠:这个世界的业主只有三种:上帝、国王、商人。我愿意选商人,因为他的不足和缺点会更多,设计一定是针对人的缺点而不是优点。我们通常会花10个月的时间在设计和工图上,整个案子大概要一年的时间。施工图我们要做得很细,一定要了解组合,将近100%的问题都要在图纸解决,当然现场一定会出现情况,这个就需要现场负责人的判断力要很高。主要是在本地成立施工队,灯光会是带过去,我们希望把德国和日本的灯光合二为一,因为日本的灯光做得比较大,德国的灯光做得非常精细。

——传说你们的工程佣金要比同行高的多?是不是你的利润也会很高?
季裕棠:我们的案子佣金比别人高,并且高很多,但我们的付出也会比别人多很多,我们一年做十个工程只是不赚、不赔,我的物质要求不高,一个人你要几部车,几套房?主要看工程效果,有些工程1块钱我们都收获不到,并不是这个工程一块钱利润都没有,只是我做不到。

——你们的团队要求是什么?
季裕棠:跟生活方式有关,年轻人选择我们公司,可能会是当作跳板,但是当你不断的跳,可能你自己也会失去目的。现在我的公司只有37人,大家都很团结,最短的呆了8年,最长的21年,10年、11年的也很多,大家理想都差不多。

诗情画意地设计“中国生活”是季裕棠最享受的“旅程”。

日本艺术家Yoshio Kitayama 的“银河”运用了竹子和日本纸,季裕棠解释,“任何东西都具有一个含义,这个竹子做成的银河,在于抽象地带入概念”,他从这件艺术品中重新看到某次航海旅行中所见到的银河。与“银河”装置呼应的地面设计中,令季裕棠产生特殊感情的青苔成为主体,用青色石头拼贴出宛如山石上青苔的自然形态,这种元素也来自他的黄山之旅。

事实上,细腻的观察力、充沛的创作欲以及过往生活的积累在季裕棠的设计中无处不在。以2005年完成的拉斯维加斯豪华精品酒店Skylofts为例, Loft亦来自季裕棠1970年代的生活经历,当时这位年轻人还负担不起loft之外的房子,而1980年代,loft摇身变为派对最佳地,之后,更是身价大涨。季裕棠从loft复兴中获得灵感,设计出契合赌城活力的、摩登的家外之家Skylofts,充满创意的空间令人产生身处纽约、香港、东京或者伦敦的联想。

(展现水波荡漾状态的墙面设计亦体现了东方式的细腻与灵动)
即便设计作品获奖不断,每次设计之后,季裕棠说自己的状态却是,越做越不懂、越来越细。这种听似矛盾的说法解释了他如何找到新的突破,即使遇到挑战,也很容易找到答案。但每天醒来之后,他总会问自己,还喜不喜欢设计,若哪一天真的很厌了,他是第一个会走开的。因为,餐厅、艺术和室内设计,是关乎情感、空间、体验和生活的艺术,这些陪伴着季裕棠、全身心投入创作,每件作品总是他精神世界对于设计和生活的最新阐释。

资料来源于:微信公众号 张俊茗全案风

关于Esther

we come nearest to the great when we are great in humility.
此条目发表在訪談錄分类目录,贴了, 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